app香草吧

墨北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双唇颤抖地走向她,问到:“妈,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没有想到刚刚的话真的被墨北晴听到了,沈悦婉看着自己女儿错愕的表情,她有些诧异且不知所措了。

沈悦婉略一思索,女儿这样,说不定会坏事的。

她忍住了自己心中的不安,忽然一把拉住墨北晴,将她带到小房间里。

现在墨北晴已经知道了,如果是墨北宸之后和墨北晴一样,毫无征兆地突然回来,说不定也会听到。

所以她必须要拉着墨北晴,到这隐蔽的地方继续说下去。

沈悦婉盯着墨北晴的眼睛,此刻表情严肃说道:“刚刚我说的事情,不要透露出去,就算是对哥,也不可以说。”

“为什么?明明们都已经知道真相了,知道容净格现在还和他义父那样信任,秦雨筱也为真相而烦恼,他们都被蒙在鼓里,承受这样的痛苦,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墨北晴说话有些激动,毕竟现在,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母亲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在她眼中,隐瞒真相也算是简洁的背叛啊!

此时,墨仲鹤也走了进来,他朝沈悦婉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要说下去。

有些事情,他想要说清楚。

漂亮爱打扮少女粉红色制服写真图片

毕竟被自己女儿误解,可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女儿,我这么讲是有自己要考虑的,现在我们也没有发现真相,有些事情若是我们说出来,就像是逃避责任一般,倒不如让容净格自己去发现,反而更加可信。”

“这怎么发现?现在容净格的义父……明明人都找不到了!”

“北晴,别激动。”

“我怎么能不激动?爸,我一想到容净格如果认贼作父,他要是知道真相该有多难过啊,更何况如果容净格的义父实际上根本不是什么义父,而是亲生父亲的话,说起来,岂不是被欺骗了么?白云娇……不,应该是叫白阿姨,是一直被控制的呀!”

听到这些话,墨仲鹤想到白云娇现在的样子,心中一疼,毕竟他对白云娇还是有感情的。

这样的真相被墨北晴这样赤裸裸的撕开来说,只让人觉得心酸不已。

墨北晴继续说道:“如果白阿姨是一直被控制,那么她失踪这么多年,其实根本不是自愿的。说得高级些,她是一个自由的人,是有人权的,怎么可以这么多年都被人控制,甚至失去自己的意识呢?更何况,这些真相和每一项以及容净格息息相关,他们有资格知道的啊!”

“容我们再想想。”

“再想?有什么好想的,难道不就是因为容天含和白阿姨失踪这么多年,让我们活在懊悔之中呢?这些日子,我也受够了!他根本其实就是自导自演,想让我们受到精神折磨吧!”

听到这些,沈悦婉上前拉住女儿的手,想让她冷静一些。

“北晴,说的我们何尝不知道呢?但若是现在告诉他们,有没有想过他们两个可能根本就接受不了!”

听到这话,墨北晴愣了一下。

的确,容净格已经对他的义父如此信任,且两人相处了这二十几年,这种信任几乎已经深入骨髓了。

否则他义父失踪,他也不会如此,连怀疑都不会怀疑一下的。

若是这二十几年的情谊都是假的,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的结合也只是一场阴谋,那该多么让人伤心的事情啊!

墨北晴冷静下来,不禁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一想到自己如果骗了容净格,今后若是他责怪我的话,我……我……”

沈悦婉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在意什么,她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脑袋,想要安慰她。

而墨北晴就顺势倒在了母亲的怀里。

她能够感受到母亲和父亲这些年来受的委屈,有他们在身边,自己也安心了不少。

“北晴,我知道打抱不平,只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我们也担心秦雨筱跟容净格那两个孩子知道了真相,受不了。更何况容净格现在身上也中了毒,和他母亲一样,谁知道那些毒和容天含有没有关系呢?”

容净格如今算是墨北晴的命脉,若是对容净格身体有害的事情,墨北晴是万万做不出的。

她看了母亲一眼,点了点头。

“好,我不说了。爸妈放心,如果们觉得时机成熟了再告诉我,今天就当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墨仲鹤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今天回来的时间也不早了,好好休息吧。我和妈出去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现在好好休息了,明天才有力气去帮助容净格照顾白阿姨。”

现在墨仲鹤和沈悦婉都对墨北晴在容净格那里做了什么,一清二楚,他们并不反对,甚至还是支持的。

虽然若是这些事情都是容天含自导自演,那么白云娇的失踪以及受到的苦楚,便不是他们导致的。

只是说到底,白云娇都是无辜的呀!

这么多年受到了如此苦楚,他们自然也觉得非常可怜,所以想要尽量帮助。

若是自己出现,说不定容净格这个倔强的家伙会排斥。

好在现在容净格并不排斥自己的女儿,所以让女儿去照顾她,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至少能够让他们的心里好受一些。

而墨北晴听着父母关心的话,点了点头。

“好的,我这就回自己的房间。”

之后三人从小房间中出来,然后墨北晴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发呆。

房间的书桌上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她、秦雨筱、容净格、墨北宸都在,四个人笑靥如花,一看就知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而如今她能够感受到自己仿佛深陷泥沼,一般没有办法摆脱现状。

曾经美好的过去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想起在容净格的家里,自己看到了白云娇疯疯癫癫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心疼。

她从未见过从前白云娇的样子,当时既然能够让自己的父亲如此热爱,自己的母亲也对她非常惦记,想来是个很好的人才对。

但墨北宸也明白,自己不能将真相说出口。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她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容净格的模样,喃喃自语的说道:“现在我隐瞒也是为好,如果是将来知道真相,会怪我吗?”

她不知道答案,但是也能够猜测最终的结果。

按照容净格的个性,说不定是会责怪自己的。

但是为了能够让容净格过得轻松一些,她愿意承受这样的后果。

此时墨北晴将照片放回原地,长长叹了口气。

还不如早些休息吧,明日还是要去容净格那里照顾白云娇的。

她回到自己的床上关了灯,此刻月光如水,正撒入房间里。

如此静谧的夜晚,若是心中坦荡荡,自然很快就入眠了。

想着刚刚自己从父母那里听到的一切,墨北晴就忍不住辗转反侧。

而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没有睡好,导致第二天墨北晴起床的时候,黑眼圈非常眼中。

她一起床被父母看到这个样子,自然将墨仲鹤和沈悦婉都吓了一跳。

“北晴,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怎么看起来精神如此糟糕?”

墨北晴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容净格他们。”

墨仲鹤长叹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到:“女儿,这些事情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不用什么都背负在自己身上,若是容净格那边发生了什么,去了之后,一定要及时告诉我们,知道吗?”

“这个女儿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