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阅读app下载

正好下楼的时候经过的办公室,所以就特地进来看一看就是,知不知道昨天我和们总裁正好去参加一个孩子的生日晚会时候,发生了一件命案?”秦雨筱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一直在盯着祝允杭的眼神,看他有没有眼神闪退,有没有顾虑。

“这个啊,我也不太清楚,我是听说过的,毕竟事情还闹得这么大了。”祝允杭说着这话的时候,手上还是拿着别的文件再看的。

可是这话听到人秦雨筱的心里却不是那么回事,明显有看见祝允杭的手在鼻子上拨弄了一下,代表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说这件事情和墨北宸有没有关系啊。”秦雨筱继续装着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这个没有关系,怎么会跟总裁有关系呢?总裁和那家人又不熟的,况且总裁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呢,对吧,秦小姐也是知道的。”祝允杭再次说着话的时候忍不住的摸上了鼻子,有关系也是有那么一点的,但绝对不是那种害人的关系,还是仅仅只是有一种别的关系的,关于金钱利益方面的。

“诶,最好别这么放在心上嘛,我只是随便问一下,我能有什么心思。”秦雨筱看着祝允杭说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就已经有了评判了。

“这事也别放在心上,我先走了,改天再见。”秦雨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下去的理由了,现在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了,接下来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了,那就是关注新闻看一下事情是不是如她所料,如果那个凶手不是那个男主人的话,那就是中间一定有猫腻。

“哦,好,秦小姐需不需要我送您回去。”祝允杭对着已经转身而向着外面走去的秦雨筱说道。

“不用了,底下有人在接我,我自己回去就行了,麻烦了。”秦雨筱说完这话的时候现在整个人就真的往外走去了。

之后的这两天真的就哪里都不能去,每天的上班时间都不可以拥有了,就准确无误待在了家里。

“雨筱,今天不去上班啊。”容净格问秦雨筱,他记得昨天的时候雨筱也是在家里的,所以有些疑问。

“嗯,对啊,我这两天都不上班,明天也不上班。”秦雨筱竟然不让自己的眼神触碰到容净格的眼神,如果两个人眼神之间触碰的话,到时候又会因为心虚而不敢去讲这话。

不会游泳的性感女生

“噢,这样子啊,那雨筱在家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容净格对秦雨筱说话的时候就往着外面去了,完全也感觉不到周边有着什么人在阻挡着前进,大概是墨北宸这次让这些保镖们都躲藏的比较深,所以也不常见于人面。

两天呆在家里的秦雨筱,再一次在打开了电视,观察着上面的新闻,她常常的观阅着新闻消息,可是每次都没能报播那天的别墅遇害案。

“今天上午9点,著名龚集团的总裁夫人遇害案今天终于在香山法院结束了审理此案,究竟是情杀呢,还是金钱利益纠纷,广告之后我们续播。”秦雨筱正在一打开电视的时候,看见了新闻上在播抱着此案时令她欢呼,终于等到了此案的结束,不得不说这件事情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这么几天,居然就已经有了结果,正当她再次投入的时候便听到了广告的进入中,那也就只好先停一波,让自己的心态也稍微平稳一下。

“我们接着前面播报的那条新闻,香山法院在今天终于捕获凶手,这个凶手也就是龚集团的司机,这个司机年轻威武,相貌良好,在当天于女主人的儿子生日晚会时,追爱未遂,所以欲起杀心造成惨案,实在是令人愤怒不已,日常行为中居然留存着这么一个大的祸害实在想起来也是令人的后怕,所以本条新闻在最后的时候想要提醒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一定要多加审查身边的人,观察身边的事情,不要让有心人得逞。”电视里面的女主播说这话。

秦雨筱听起来是认为女主播说的有头有理的,但是啊,可这只是女主播说的一片表面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去相信呢?不可能会信的,这一切一定不会是这样子的,是顶罪,是他们用钱,用权利,让一个白白的人做了此事的替罪羔羊。

不行,要去找墨北宸问一问,还说这几天会给自己一个答复,难道是想给这样子的答复吗?不可能。

就在秦雨筱刚一推开自己家的大门的时候,两道黑色身影就从暗处出来,“秦小姐,要去哪里。”这保镖已经拦到了秦雨筱的面前,让她根本穿越不过去这道人肉墙。

“麻烦让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去找墨北宸。”秦雨筱有点急了,墨北宸这个人怎么说话不算话的,这可不行,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的。再等下去这件事情就都已经榜上定钉了了,那还怎么办,她特地待在这里几天的可不是要得到这个消息的。

“秦小姐,真的不好意思,墨总跟我们说过了,这两天您都不能出去,所以就不好意思,冒犯了。”这两位保安说话的时候把秦雨筱整个人送进了房间里面,然后顺便把门牢牢的关上,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贴在了这扇门一左一右。

秦雨筱见着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那算了,那给墨北宸打电话,问本人总是可以的,稍微快步的秦雨筱走到了房间内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墨北宸的电话,电话拨通,“喂,是我,秦雨筱,我要跟说一下,为什么骗我,明明答应过我说会找到凶手的,会在事情结束的时候告诉我所有真相的,为什么不说话算数。”秦雨筱在这边打电话的时候也有些着急了。

“秦雨筱,现在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等过两天我告诉。”墨北宸在电话这边的时候,也同样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脑里面播放的信息。

“两天又两天,究竟什么时间才能准确的告诉我,我现在必须得得知,我已经受不了了,现在我就问一句话,究竟凶手会不会是那家的男主人。”这个理论是秦雨筱那天跟祝允杭聊过天之后,所得知出来的信息的。

“已经超过30秒没回答我了,那也就是我说的没错。”之后秦雨筱就直接挂掉了电话,越想越生气,不是生气是愤怒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那他明明知道凶手是另一个人,现在电视上却播的是别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司机,这个司机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意图,但是自己明明知道真相又怎么能憋得住呢?

不行不行,一定要找机会从这里出去。

怎么办?现在大门根本出不去,那应该要怎么去呢?是怎么样才能让大门的保镖们离开呢?还是说直接从窗户这边跳下去?对,跳下去,这个主意好像不错,好歹之前他也是有长期爬山的,所以会有那种登山时候的一切用具,现在时间不等人她要亲自去问问那个凶手。

学校掏出了一切的设备们把窗户扒了开,看着窗户的外面不高,正中下怀。

首先就把自己的身上的保护措施都围上了,然后再把绳子固定在了一个有着压迫力的东西上,随后人就顺着那个绳子向着楼下爬了下去。

墙上的风微微吹到脸颊上,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害怕,相反她每走一步就越加的坚毅,她要去做一件她认为对的事情。